欢迎访问武汉市工程科学技术研究院官方网站,今天是:
您的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 >  特别专栏 > 建院四十周年
单大年同志在武汉市工科院建院4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

(2014年10月23日,根据录音材料整理)

今天有机会回到工科院来,一方面是非常高兴,特别是看到院里面有了很大的发展,不仅是从硬件建设上大楼焕然一新,更主要的是后继有人,找准了方向,提升了档次,而且在某些学科、某些方面完全已经达到了国家级的水准。应该说啊,近几年通过改制创新、进一步调整方向,有了长足的进步。另一方面也很惭愧,自己在工科院岗位上没有很好的尽心尽责,做的工作还不够,所以到这里来呢,既是向新同志致贺,也是跟老同志见面,会会老朋友。同时,也非常感谢程书记的盛情邀请,并让我代表大家来讲话。

工科院是有着非常辉煌历史的科研单位,出了像吴官正同志、孙柏林将军、陈和生院士这样一批富有影响力的人物。工科院的前身——武汉市自动化所的成立有着深刻的背景,1974年,市委市政府在总结文化大革命经验教训之后,深刻反思,觉得我们武汉市应该发展科技,在那个时候,在文化大革命的创伤之后,凝聚了像北大的、清华的、特别是哈军工的、北航的、像刘天凯的徒弟辈的宋海飚的那一批人才。当时市委交待,要用相当于市委大院一样大的规模,建一所跟市委大楼一样的大楼来办自动化所。最后,由于资金和其他条件的限制,形成了我们这样一个工程科学院。那时候,成立自动化所是市委市政府反复研究、举全市之力做的头等大事,在没钱的情况下给了一大笔钱让我们建大楼、建宿舍、建工厂,花了不少心思。

经过几代人的努力,工科院也确实不辱使命。我来的时候,第二汽车制造厂很辉煌,他们要建襄樊的组装厂,需要再招标一台测试台架,同时又在德国买了一套,两个竞争上岗,可惜我们的刘天凯同志已经调到科协去了。他的大弟子宋海飚女同志挺身而出,当时黄厚源总工老当益壮,他说“我带你去”,把我带到二汽去,跟二汽科技中心的主任见面,谈我们的优势,跟德国人竞标,当时通过比较短时间的洽谈,通过我们多年积累的信任感,最后就把这样一个重大工程拿下来了。当时宋海飚挂帅就大干起来了。最后有什么成就呢,襄樊厂下线的时候邹家华去剪彩,剪彩的时候德国的东西没来得及,做不出来,用我们的剪彩,邹家华看了非常高兴。他说我们自己的东西在这里做下线测试,测一台合格一台,性能非常好。这就说,市委多年的心愿在我们几代人的努力下实现了。

当时我来的时候正碰上科技体制改革,从中心改成院,从拨款制度改成不养人了,德芬同志是我的书记,我的顶头上司,那个时候我们天天发愁,不管饭碗了,但是管项目,通过项目的合作、项目的投资,不断的来积累,形成这么一个机制。我来院之后发现这个地方藏龙卧虎,严峰院长的工业控制计算机非常优秀,但是可惜是个地方院所,中央不知道,正好那个时候我在部里面,任院长也是机械部的,在机械部、参加了工业控制计算机的攻关,我是国务院专家组的成员。当时正好碰上“六四”学潮,在北京没办法开会,最后要评测一批全国最好的工业控制计算机,向万里同志、向李鹏同志汇报。当时的领导小组组长是李鹏,副组长是江泽民。北京闹六四的时候没地方开会了,我就说要不要到武汉来开啊,由于武汉没个好地方,又怕买不来车票也回不去,最后在二汽找了铁路局的一个宾馆把会开起来了,我把李如璋院长、严峰也请了过去一起做会务工作;又把国务院电子振兴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同志请来主持会议,因为我在那里工作了十年了,跟他们已经是兄弟一样了,把机械部重庆所的一批搞工控机的人请来开会,开会完就把他们请到我们计算机所来看我们的工业控制计算机,看完之后他们就很震撼地发现,电源的可靠性比国家的标准提高了一百倍。因为李如璋是从哈军工过来的,他是从军工这个角度,做的东西要可靠再可靠,但是在工业现场上呢,恰恰是国产的计算机不行,一上去就坏就出问题,但是我们的这个很皮实耐用。后来,我们就问国务院专家组的领导,说:“我们没赶上报名,以前我们是地方所,现在我们到这里来了还愁饭吃,国家要体制改革,你给我挂上去,哪怕参加了优选了,我们回去也好做个广告”。他们一看我们服务工作做得不错,就说你们来吧,我就赶快请院里的同志把产品带到重庆做了个检测,结果我们是第一名。由此可见,国家花几年的时间投资做工业控制计算机,到最后居然是我们这个不知名的地方小所研发的产品挂在头牌,说明武汉市还是人才济济的,好东西很多,刚才看了严峰他们后来改造的数控自动下料机,当时很小,在前面那个院子里做,当时一看他很皮实很耐用,而且浙江人很讲效益,很结实的一块铁板上冲瓶盖子,一张铁板上可以提高下料率30%,所以很多厂来订货,那时正好我在机械部工作了十多年了,国家经委重大推广办的主任原来也是我们专宜组的成员,我就赶快打电话给他,说我们这里有好东西。我就派人把东西拿到劳动部去测试,结果不是我的关系好,而是我们的东西好,工控机也好,冲床也好,当时就成为了国家重大推广项目进行推广,而且在我们江岸区召开现场会,全国来参加这个推广,通过这样一些事情,逐渐把我们这个计划经济下的科研院所、通过党委的领导、通过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和支持,把这样一个事情做实了。

当时也发生了一些很挠头的事,我们的二汽机车车辆厂,有个轮轴探伤项目,那个项目照规矩都是铁道部自己的研究院来做,但是他们的研究院不争气,铁道部车辆局的田局长冒了个风险让我们自动化所来做,我和刘守恒同志一起在那闹腾两个月,做了很久发现我们订合同的时候,我们制订的验收标准有问题,当时查了德国的说明书,一看人家的验收标准比我们可靠性要低,最后参照了德国的标准,我们很愉快地把验收通过了,而且还超过了德国的水平,大大节省了外汇。所以通过这些事情验证了中央和省市委关于科研体制改革,把产品从计划经济往市场上推,是完全正确的,就把我们一大批优秀成果真正推向了市场。这个是市委在文革之后大胆决策、形成一个工程院,形成多年来的领导梯队,多年来所做的大量的工作,形成的一个集体的力量。现在通过这一段我看了之后体会很深刻,将来我还会来一个一个项目看。

现在我们工科院已经不完全是在计划上面做一些项目了,现在有一些国家保密、安全、军队的项目,通过我们这一棵凤凰树召来了金凤凰,同时我们的书记院长也制定了正确的方针,把整个院建设成了一个现代化的、面向市场的大学校、大家庭,感到非常温暖。所以我有感之下呢,对院四十周年,想了这么几句话:“工程研究院本身就是一个大的孵化器,是邓小平同志所说的‘第一生产力’的孵化器,因为科技是第一生产力,在我们这个地方院所,通过几代人的努力,把它孵化成现实的生产力、应用的生产力,把它推向社会;是一个大学校,是培养市委、市政府提倡的敢为人先、追求卓越的现代化人才的这样一个大学校。”我们正在做这样一个事情,虽然每个人的时间是很短的,可做的事情也很少,但是看到一代代工科人继承和发扬了这样一个伟大的事业,看到了我们现在的领导班子做出这样一个辉煌的成就,我们员工很团结、在这样好的环境下工作,感到非常高兴、欣慰。

谢谢大家!